【欧洲杯买球官网】语录

文:苏小桃花

记得几年前,在读者上看过一篇怀念怀念派克的文章。里面有写到
〈罗马假日〉。
“如果赫本告诉你什么是天使,那么派克就告诉你什么是天堂。”
记得,结尾处是这一句:所谓天使,有时就是一个女人找到了天堂。

古希腊学者把希伯来文的“少女”译成希腊文的“处女”。

1我们都不曾属于谁

可是,当我看完赫本又一个喜剧结尾的故事〈蒂凡内早餐〉时,终于在
心底发问:哪里是天使的天堂?
电影是残酷的。它让赫本与那些在故事里爱她的男主角们相濡以沫,
然后在现实中相忘于江湖。生活中他们各自有守护着的天使,他们终究
成不了她的天堂。

(枪)重才好,重才可靠。即使没子弹了,也可以拿来砸人。

台词:
Holly : I don’t want to own anything until I find a place where me and
things go together. I’m not sure where that is but I know what it is
like. It’s like Tiffany’s.
Paul : Tiffany’s? You mean the jewelry store.
Holly Golightly: That’s right. I’m just CRAZY about Tiffany’s!
霍莉:我不想拥有任何东西,直到我找到一个地方,我和我喜欢的东西在一起。我不知道这个地方在哪里,但是我知道它像什么样子,它就像蒂凡尼。
保罗:蒂凡尼?你指的是那家珠宝店?
霍莉:是的,我为之疯狂的正是蒂凡尼!
Holly : I’m like cat here, a no-name slob. We belong to nobody, and
nobody belongs to us. We don’t even belong to each other.
霍莉:我就像那只小猫,一个没有名字的可怜虫。我们不属于任何人,也没有任何人属于我们,我们甚至不属于对方。

“我不是露达美,我也不是戈莱莉,我就像这无名猫一样是个没有
名字的人,我并不属于谁……”剧中的赫本扮演一个轻度神经质的
伴游女郎。我喜欢看小巧的她倔强的表情同自己作对。我更宁愿相信
这一刻是个正在宣泄真实内心的赫本。

“我想要兴奋点,不是吗?”
“你在发疯,和兴奋没关系。”

最近又把《生命不能承受之轻》翻出来重新读,第一次读的的时候太年幼,囫囵吞枣般读完,所得到得收获不过是又新读了一本书,再好的书这样也读不出它的好。在书的第一部中的托马斯说过:“于是他明白自己天生不是能在一个女人身边过日子的人,不管这个女人是谁,他也明白了只有单身,自己才感到真正自在。所以他费尽心机为自己设计一种生活方式,任何女人都永远不能拎着箱子住到他家来。这也是他只有一张长沙发的原因。尽管这张沙发相当宽敞,可他总和情人们说他和别人同床就睡不着觉,午夜后,他总是开车送她们回去。”这种男人总是让女人们奋不顾身,总是天真的认为自己会感动,征服这个不羁的男人,成为他放荡生活的温馨终点,他生命中的最后一个女人,他的真爱。真爱,这个词真的太沉重了。

最喜欢电影里的一个场景,是赫本拨弄吉他,眼神中有怀旧,忧伤,
惆怅和陶醉,坐在阳台边唱〈moon river>。
男主人公趴在阁楼上俯瞰,轻声说,嗨。她眼神瞬时光亮了。

我最不想欠他人情,因为这意味着我落在他手中了。

这个世界就是有一种这样的人,他们被称为唐璜式的人,托马斯就是这样的人,霍莉也是这样的人,他们热爱自由胜于生命中的一切,喜欢不停地征服,害怕被束缚,在他们内心的小世界里,他们不曾属于过任何人。事实上,我们都知道唐璜是一个历史人物。他是一个活在15世纪的西班牙贵族,他诱拐了一个少女,跟着又把那个少女的父亲谋杀了。时光飞转,历史成为了传奇,传奇成为了神话,神话变成了故事。后世有很多艺术家却因为这个饱受争议性的人物被激发了无限的灵感,英国大诗人拜伦写了一首题名为《唐璜》的长诗;奥国音乐家莫扎特以唐璜为题材创作了一部有名的歌剧;英国的戏剧家萧伯纳也借用唐璜的故事写了一部讽刺式的舞台戏剧。

看男主人公带着她在商店里偷面具后欢快的奔跑;看他求蒂凡内员工在
赠品的廉价戒指上为她刻字;看他带她去公共图书馆看自己写的书,并
无视管理员的愤怒,在书的扉页上签名留念,赫本咯咯的笑声。
突然很悲伤。为什么没有男人可以守护她到底,到底……

我不喜欢离开我自己的国家,特别不喜欢离开有阳光和沙滩,还有鸡尾酒跟草帽的地方。

霍莉,漂亮,品位出众,穿着简单的小黑裙,便明眸灿灿,光芒闪闪。她可以用她的美貌,她的魅力不停地征服男人,事实上她就是这么做的,只不过她的出发点比较善良,是为了努力赚钱,好在她的弟弟服完兵役之后过上好的生活。虽然最后她在片儿的最后被男主角言辞灼灼的台词晃了神,好似从梦中惊醒,飞天大逆转般从一只野性十足的小猫成功变身成了乖乖女,什么人生原则,什么奋斗目标都统统被抛到了脑后,宛然一个爱情至上主义者。可这是个被讲述的故事,而我知,在残酷的现实里,霍莉这样的女人永远不会属于任何人,她只忠于她自己,别束缚她,那只会毁了她。要么自由,要么死,如《巴黎野玫瑰》里的贝蒂一般,我终于明白,而一切都已太晚。

看纪念赫本的纪录片,知道她的两次婚姻失败竟均是被人遗弃。
一次是因为冷漠,一次是因为背叛。
如果说除了爱情还有什么从未舍弃过她的,就是一身华服与为她操办
终生的男人。
纪凡希,赫本。两人均在20几岁的年纪里相遇。从此,以操办衣装
的名义,他们相交了一辈子。无论多么哀伤,沮丧,赫本只要穿上
这个男人设计的衣装总能立即容光焕发。从此,以朋友的名义,她
向他倾诉着一切喜怒煎熬。无论世事如何变迁,他总在第一时间出现,
给她肩膀和手掌。所以,他们的友谊比任何一任丈夫都来得长久。

(说处理尸体)
我听说最好的办法是拿去喂猪。
你得把猪饿上几天,然后它们看到碎尸会像看到美味大餐。
你得把死人脑袋剃光,牙齿拔掉,以免猪消化不了。当然,你也可以等猪吃完之后再做,但你不想在猪屎里捞东西吧?
它们能消化骨头。一次搞定需要至少十六头猪。所以要留意有养猪场的人。
它们吞下一具两百磅的尸体,只需要八分钟。这意味着一头猪每分钟可以消化两磅生肉。
所以才有人说“猪很贪婪”。

2每个女人都需要珠光宝气

任何人只要看过他们老年走在塞纳河畔的照片,白发苍苍纪凡希还
绅士的穿着笔挺西装揽着赫本瘦弱的肩膀时,都会动容。

报应是基于正义的责罚,由一个适当的替身予以执行。

都说女人需要一双好鞋,上初中的时候,依稀还是疯狂追星的年纪,那个时候《流星花园》里优雅漂亮的藤堂静说过:“每个人都应该有一双好鞋,因为这双好鞋可以帮你到最美好的地方去。”长大后,18岁生日那年,我的父母送了我一对钻石耳钉作为我的成人礼,在戴上耳钉的那一刹那,我意识到女人除了好鞋之外更加需要的是一件好首饰,我有生之年第一次发觉自己是那么漂亮,并且独一无二,在镜子前闪闪发亮,我就像那科索斯迷恋于自己水中的倒影一般被自己倾倒,我告诉自己从今天起要开心起来,于是我就真的那么做了。霍莉每当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搭上出租车来到市中心的蒂凡尼珠宝店,在橱窗前徜徉,这样心情就会变得好起来,在霍莉心目中蒂凡尼是个“没有忧愁的地方”。当蒂凡尼答应帮助他们在一个不值钱的指环上刻字的时候,霍莉用兴奋的声音说:“我告诉过你的,蒂凡尼棒极了。”

他以默默的方式呵护了她一辈子:用华服陪衬了她的美貌;用手掌
挡了她一生的风雨。

猪会完成狗做不了的事情。

《优雅》书里写过:“在你一身的穿戴中,首饰是独一无二的,它们只有一个作用--让你更优雅。当然,在赞美首饰的同时给了年轻的姑娘们灼灼忠告:一个优雅的女人,即使她像我一样喜爱首饰,也决不应当沉迷于此,以至于弄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挂着首饰,活像一颗圣诞树。”我在这里提到这本书,只是想强调首饰对于女人生命中独一无二无可比拟卓绝非凡的重要性,就算是乡间不施粉黛的妇孺,市井庸庸碌碌的小民都知道用款式或朴素或繁华的首饰来装扮自己,这是女人与生俱来的本性,珠宝为女人而造,女人为珠宝而生,每个女人都需要珠光宝气。

他们的关系我想只有他们知道,我们对这种感情的质疑本身都是可耻的。
想起杜拉斯小说里的一句结尾:“我见过你,那时你很年轻漂亮,可是我
更喜欢眼前你饱受摧残的容颜。”

“干嘛叫他‘闪弹鲍里斯’?”
“因为他会躲子弹。”

Chairs Missing

下了小野丽莎,杨乃文,赫本三个版本的<moon river>,还是喜欢那
属于赫本来自60年代的久远影声.
如今,天使已经离去,她一定找到了天堂.
那里,赫本不再与忧伤相遇.

喝奶补不了奶的。

11.I am the fly

人类的消化系统还不完全适应乳制品。

苏小写于09.7.19.21:27
 

你的枪侧面刻着“仿真制品”。

人生苦短啊。托普不爽的话,我们的人生就真的很短了。

谁会去抢两个坐在烂车里,拿着两把枪的黑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