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杯买球】好莱坞的边缘

生搬硬套三角恋 观众不满胡歌版《射雕》 azuo 2008-08-19 15:50:26来源:

《文雀》:盗亦有道,因为女人 azuo 2008-08-20 12:13:09来源:

好莱坞的边缘 azuo 2008-08-20 11:11:50来源:

胡歌版《射雕》海报

怀疑杜琪峰都是因为其形式一直单调无比,喜欢杜琪峰的人大多也是冲着其形式一成不变,《文雀》拍摄之前,便被寄予厚望,毕竟是断断续续弄了好几年的作品,然而看完电影,你又会觉得,这与厚望这个词实在扯不上关系,说到底,这就是杜琪峰一次极端的个人体验,把《黑社会》庞大的外衣脱掉,安插到女人这样一个私人化的情绪里去。

对于美国来说,他太欧洲,对于欧洲来说,他又太商业。

本报讯 胡歌和林依晨主演的2008版电视剧《射雕英雄传》(胡歌版 李亚鹏版
黄日华版)即将在各地上演,一些先睹为快的观众评价该剧言情色彩太浓,加上俊男美女的搭配,像在看一部琼瑶式偶像剧,而生搬硬套的三角恋,让许多观众大呼受不了。

情书 奇异的私人偷窥
和《PTU》相同之处,杜琪峰的《文雀》也是拍拍停停,只是这次耗时更长一些,据说有四年光阴。除了主角还是任达华外,《文雀》与《PTU》还是相去甚远,除了叙事主体,一为兵,一为贼外。《PTU》所呈现的港都妖冶夜景换作了阳光明媚的香港街头,不少人认为《文雀》是杜琪峰和他的团队写给香港的一封情书,但可以肯定的是,《文雀》的最广泛观众绝非港人,那么此番旖妮的情怀,还是专属于杜琪峰本人。其实,杜琪峰自《枪火》形成杜氏风范之后,他的大部分影片诉诸的都是他对这生于斯、长于斯的弹丸之地的爱恨情愁。《PTU》和《暗战2》更为显著一些。轮到《文雀》,老杜更为随意,仿似心不在焉地举起咖啡,却不急着一饮而尽。也就是说,与其说《文雀》为香港而作,倒不如说它是杜琪峰从影以来最个人化的作品。但老杜的这部私己作品,无关宏旨,而与其浸淫多年的电影趣味有着瓜葛。可以说《文雀》是部集私人化和形式化为一体,高度自觉的杜氏涂鸦。

《施拉德论施拉德》[英]凯文杰克逊编
黄渊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年4月版定价:35元

琼瑶剧的男女主角都很养眼,新版《射雕英雄传》完全符合这一特点。胡歌饰演的郭靖、林依晨饰演的黄蓉、谢娜饰演的华筝、袁弘饰演的杨康,还有黄秋生版黄药师以及周海媚版包惜弱,各个都是俊男靓女,胡歌版郭靖还被称为史上最帅郭靖。

《文雀》显然没有《PTU》那般精致可人,从剧情的悬念设置到镜语的轻松惬意,都谈不上刻意求工,相反倒是有些漫不经心,甚至有着道家无为似的浪漫。行窃更像是种生活方式,而非谋生的手段,我们看到的更多的是他们在一个女人面前的迷离,而非在职业生涯上的受挫。越到影片后半部分,行业上的偷与不偷,情感上的爱与不爱,都懒得计较。更仿佛这样一部电影,脱离了奖项与票房的并行轨道,而仅仅是杜琪峰从影多年的一次难得的休憩,这是杜琪峰的一次不求目的,看到什么风景,就是什么风景的电影之旅。可以预见,心无杂念的《文雀》将是杜琪峰电影辞典里最特异的篇章。

范坡坡 撰文
不管我干什么工作,都必须是自由职业,必须要想办法战胜制度,自己当自己的老板。做生意,如果你能有属于自己的好产品,你就能自己当老板,做艺术,也是一样。在《施拉德论施拉德》这本书的17页,施拉德如是说。在好莱坞这个巨大的工作单位,施拉德从事着自己的自由职业,时而是影评人,时而是电影编剧,时而是电影导演,时而是戏剧编剧。

琼瑶剧少不了三角恋情,新版《射雕英雄传》也依葫芦画瓢,导演让欧阳克变成对穆念慈一往情深的痴情汉,成为杨康和穆念慈的第三者。不少观众表示,这段三角恋情太唐突。还有不少人指出,郭靖与黄蓉之间的情话太多,有的长篇对话达10分钟,全是婆婆妈妈。

[page_break]

这本书中谈到失败的电影计划远比电影馆的其他导演系列多得多,一方面可以说施拉德是个文思泉涌,灵感无限的作家;另一方面,他又是弱势边缘,不受肯定的导演。他在不停地唠叨:制片人如何蛮横,演员如何刁钻,一个项目从马龙白兰度手上转给达斯汀霍夫曼,然后再次告吹与艾尔-帕西诺合作;写了一个剧本,触及精神病、舞男、毒贩,连自己都知道无法获得投资。

兄弟 莽撞的孩子气
自然,兄弟情还是要讲的,但也相当简单随意。浪漫处是任达华等四人同骑自行车,动情处是任达华向卢海鹏索要他的兄弟。但远没有《真心英雄》那般有太过激烈的肝胆相照。港片侧重表现兄弟情,但讲得好的,并不多。一说兄弟情,大多沿袭张彻式的两肋插刀,鲜有《旺角卡门》式的缠绵刻骨。《监狱风云》中周润发和梁家辉的既细腻又酣畅,宛若家人的感觉,在港片中也较为稀缺。杜琪峰也不例外,男人变得简单,有着孩子气的莽撞。《文雀》里的一众小贼,在女人面前,失了分寸不用说了,连兄弟之间还险些反目。

保罗施拉德出身于加尔文教家庭,宗教信仰使他在18岁以后才被允许看电影。大学时代就开始写影评,当时他在小众电影院观看了布烈松的《扒手》,深受这部影片影响。在美国电影人中,他酷爱欧洲电影,这使得他有了不同于大多数美国影片的风格。施拉德并没有因此左右逢源,而是如此频繁地处于两头不讨好的尴尬境地:既不甘心只做编剧,又不能成为优秀的商业片导演;支持好莱坞商业体制,却又不能在电影中全然附和;对于美国来说,他太欧洲,对于欧洲来说,他又太商业。《美国舞男》中出现同性恋角色本来出于善意,却遭到同性恋团体反对;《三岛由纪夫》在日本禁映;《豹妹》票房惨淡,施拉德承认,我确实有点两头不到岸:那是一种想两者兼得的尝试,希望它既是部优雅的电影,又是部恐怖电影。但是,恐怖片的观众跑来说:嘿,这看着不像恐怖片,它不适合我们。而偏爱细腻作品的观众也跑来说:嘿,这只是部恐怖片。后来的《驱魔人前传》更是因为不够恐怖而使制片人勃然大怒。

女人 迷人的祸水
正是这个林熙蕾扮演的女人,成为了《文雀》最重要的题旨,开篇的笼中鸟,俨然是林熙蕾的化身,所以任达华既要把那只文雀放飞,也要给林熙蕾一个自由身。不管林熙蕾让任达华的一干兄弟吃了多少苦头,但以任达华为首的文雀们仍一如既往地不畏险途,要给林熙蕾一个拯救。联系到林熙蕾的上一个角色,《神探》中的刘青云之妻,一

可是施拉德并不是一个失败者。他的个案在美国电影中非常独特地存在着。正如封底评论所说:新好莱坞有了他,才打通连接欧、美电影血缘的任督二脉。难以忘记《美国舞男》的结尾,正是对《扒手》的一种致敬。更著名的是他编剧的《出租车司机》,主人公查韦斯明显受到欧洲电影而催生出来。查韦斯的孤独或愤怒并非来自社会的压力,那是一种存在主义式的愤怒。这部影片成就了马丁斯科西斯在新好莱坞电影开拓性的地位,和罗伯特德尼罗的影帝旅程。《愤怒的公牛》、《基督的最后诱惑》更验证了这对黄金搭档的默契。《基督的最后诱惑》拍完不久,马丁想要重拍《恶人与美人》,并且提出与施拉德联合编剧。我为你写过三个剧本了,我不准备从现在开始当你的联合编剧,施拉德如是回复,也因此暂别了与马丁的合作。直到十年之后,马丁再次约会施拉德,支支吾吾才说出由他改编《穿梭鬼门关》的邀请。这其实触及编剧在好莱坞的尴尬地位,多年后美国编剧大罢工,施拉德肯定也参与其中。

某个角度说,编剧才是施拉德的职业,因为这是他能够赚到钱的工作。自己做导演的影片,常常因为资金有限甚至放弃酬劳,给别人写剧本成为谋生方式。他说,你瞧,就我真正想拍的那类电影而言,我并不觉得我能靠它们吃饭,你必须对这个商业世界有所兼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